区域经济研究室 | 社会发展研究室 | 城市经济研究室 | 产业经济研究室 | 现代农业研究室 | 涉外调查处
环保产业研究室 | 城乡规划研究室 | 信息安全研究室 | 舆情监测研究室 | 当代民生书画院 | 两岸生态文化研究室
  • 中国城乡发展基金管理委员会
  • 当前的位置现代城市发展研究中心 > 调查研究 > 正文

    从彭应龙案看工程指挥部管理乱象

    365bet更新日期:2016-07-06 09:11点击:来源:新华社

      新华社长沙7月5日电 大到家具、电器,小到孙女的奶粉、纸尿裤,甚至一双袜子,衣食住行样样都在公家报销……湖南衡阳市纪委近期查处的衡阳县政协原党组书记、主席彭应龙的案件,揭开了部分工程指挥部管理混乱、腐败频发的盖子。

      “新华视点”记者调查发现,近年来,各地建设重点项目或重要工程时,专门设立临时指挥部是一种通行的做法。有的地方指挥部由于制度不全、监督不力、用人不当等因素,违纪违规现象频频发生。有些指挥部的工作经费、拆迁补偿款等公共资金,通过违规报销、挪用等方式流入私人腰包。

      工程项目指挥部出现多起腐败案

      根据衡阳市纪委的调查,彭应龙在任职期间,违规报销个人费用114万余元、收受贿赂108余万元、贪污公款130余万元。衡阳市纪委查获的一本记账本显示,2011年至2013年,彭应龙用公款购买私人物品的记录就有50多条。其中,彭应龙贪污公款在衡阳市一家高档服装店的消费超过30万元,一件貂皮大衣的价格就高达7万多元。

      “彭应龙主要的贪腐行为,发生在兼任项目指挥部指挥长期间。”衡阳市纪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吴明伟介绍,2010年,彭应龙在担任衡阳县政协党组书记、主席的同时,还在县里兼任利德有陶瓷和衡利丰两个重点发展项目的指挥长。

      记者近期采访时,在看守所见到彭应龙。他说,县里大大小小的项目有几十个,几乎每个项目都设有一个指挥部,他承认一些私人的开支确实是通过指挥部报销。

      记者了解到,发生在指挥部的腐败并非个例。2015年,湖北省委第五巡视组向襄阳市襄州区反馈巡视情况就指出当地“工程项目指挥部过多过滥,成违纪违规问题‘易发部’”;安徽省委第七巡视组向阜阳市颍泉区反馈巡视情况也指出“重点项目建设指挥部违法行政问题突出,存在指挥部越权越位、资金支出混乱、部分领导干部在相关项目建设中涉嫌以权谋私等问题”。

     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,自2007年至2015年,全国各级法院至少有1066起案件涉及指挥部里的贪污,覆盖全国31个省份。

      把单位和项目的钱当成“自家的钱”

      彭应龙案透露出指挥部里的腐败一般有三大手法:

      财务制度不健全大搞“一支笔”。衡阳市纪委负责人介绍,彭应龙公然违反“一把手”不分管财务的规定,以“一支笔”签字审批,所有开支仅仅由司机经手、他本人签字就可以直接拿钱。2010年至2014年,仅在利德有陶瓷项目指挥部,他就报销个人消费支出114万余元,包括卫生纸、衣服、家电家具等。

      彭应龙说,其任指挥长的两个项目是比较大的,仅政府的投资就约3亿元,归他个人支配的工作经费达2000多万元。“指挥部的工作经费是包干的,每次报账我都不会去审核发票的具体内容,只在报销单上签字同意。”彭应龙说。

      利用职务之便疯狂套取资金。纪委办案人员介绍,2010年至2014年期间,彭应龙利用职务便利,借中央开展新农村建设之机套取资金130余万元。其中,仅仅以帮助老家石市镇沙新村新农村建设和修路争取资金为名,先后以8张连发票都不是的收款收据在县政协、衡利丰项目指挥部合计套取资金93万元,并据为己有。

      逢年过节大肆收取贿赂。记者了解到,因为手握经费支配、工程项目管理等权力,作为指挥长的彭应龙成了一些老板追捧的对象,对于他们送来的“礼金礼品”,彭多有“笑纳”。据介绍,自1995年以来的20年间,彭应龙先后收受以逢年过节、办喜事等名义所送礼金礼品181万余元,其中大量钱财来自于工程项目利益相关方。

      “我把自己所管单位和自己所管项目的钱看成自己家里的钱,想花就花,想用就用。”在忏悔书里,彭应龙反思,“有些问题自己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触犯了党纪国法,还以为是正常行为。”

      不能让临时机构成为“独立王国”

      记者采访发现,绝大多数项目指挥部属于临时机构,它们“因事而设、事了则撤”,人员从多个单位阶段性抽调,规章制度也不健全。权力集中、自由裁量权过大、监督不力等因素,导致项目指挥部极易成为“独立王国”,贪腐多发。

      据彭应龙交代,他在指挥部期间相关材料“有审计,但都通过了”。针对指挥部外部监督不力问题,吴明伟建议,在监督上不能是纪委唱独角戏,人大、财政、审计等多方要形成合力进行监督。财政、审计等部门有专业的财经人才,也时常与指挥部打交道,要发挥优势充分履职,不走形式。

      同时,要完善、落实指挥部的财务管理制度,费用报销不能一把手“一支笔”说了算。项目资金分配给国土等部门和乡镇政府的,要严格按部门归口拨付、依法管理,不能完全由指挥部“代劳”。

      一些地方干部认为,虽然项目指挥部是一个临时组建的机构,但人员的选用特别是指挥长的任用,不能随意,应建立严格规范的选人用人机制。

      多位专家建议,基于指挥部腐败频发态势,有必要实行专项治理,形成打击腐败声势,并摸清情况,有针对性地完善出台相关制度措施。

     


    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