区域经济研究室 | 社会发展研究室 | 城市经济研究室 | 产业经济研究室 | 现代农业研究室 | 涉外调查处
环保产业研究室 | 城乡规划研究室 | 信息安全研究室 | 舆情监测研究室 | 当代民生书画院 | 两岸生态文化研究室
  • 中国城乡发展基金管理委员会
  • 当前的位置现代城市发展研究中心 > 区域经济 > 正文

    “二孩”致北京大医院产科建档难 号贩子索天价

    365bet更新日期:2016-08-29 08:53点击:来源:京华时报

     

    “二孩”致北京大医院产科建档难 号贩子索天价

    北京妇产医院特需门诊处等候的孕妇很多。

    “二孩”致北京大医院产科建档难 号贩子索天价

    8月28日凌晨5点,北京妇产医院挂号处排起长队。

      今年是“全面二孩”放开后的第一年,又逢猴年。此前,北京市卫计委曾预测,今年北京预计将迎来30万“猴宝宝”,分娩量创历史新高。今年已过大半,目前北京各大医院妇产科的情况如何?连日来,京华时报记者探访了北京部分三甲医院、综合医院、二级医院等发现,多家医院持续出现建档难。为挂产科号,不少人拿着小板凳熬夜排队,仍没有抢到号源;不少北京孕妇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去河北的医院生产。与此同时,在今年北京出重拳严打号贩子的背景之下,不少热门妇产医院仍有号贩子活动,甚至开出了上万元的建档费用。

      □探访

      明年4月前预产建档已满

      据了解,“建档”是医院接收孕妇的标志,建上档意味着平时产检和生育床位得到保证。

      8月25日上午,记者来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了解孕妇建档情况。在该院妇产科门诊前,记者看到,大厅内挤满了前来看病、挂号的人。

      前来该院做产检的樊女士告诉记者,她在今年1月份怀孕,预产期是10月份。在孩子6周的时候,曾在该院做产检,当时医生告诉她8到12周来建档,可是等到孩子8周的时候,她过来发现已经建不上档案。“后来,我又去朝阳医院咨询,被告知建档人数也已经满了,就回到家附近的一个二级医院建了档案。”樊女士表示,这次是在建档的医院检查出有点问题,来北大人民医院做一个复查。

      记者注意到,该院妇产科大厅贴出的通知显示:“2017年4月20日之前预产期的建档名额已满。”

      2017年1月28日是农历丁酉年(鸡年)春节。按照预产期计算器推算,假如末次月经在4月23日,那么预产期就是1月28日(春节);假如末次月经是7月14日,那么预产期是在4月20日,也就是说,末次月经在7月14日以前的孕妇,在北大人民医院已经建不上档案。

      随后,记者又前往北医三院、积水潭回龙观分院、北京市垂杨柳医院等多家医院,发现预产期为明年4月之前的建档名额已满。

      凌晨1点排队也没抢到号

      作为全国知名的综合性专科医院,北京妇产医院一直是育龄女性产检生娃的上选。8月25日下午,记者来到北京妇产医院东院探访发现,医院产科号源到9月底已经约满。此外,在一层产科门诊前贴出的通知显示:“因产科床位有限,预产期2017年3月之前(含3月)停止建档。”通知时间为8月2日。

      记者了解发现,来该院的孕妇分为两类。一类是在该院已经建上档案,且建档的日期较早;一类是在外院建档,但是由于某项检查有问题来妇产医院进行复查的。但是来妇产医院复查的这部分孕妇挂号特别难,不少人将目光瞄准“特需号”。

      北京妇产医院的特需号是每天早上7点放号,周六周日只有半天号源。为挂上特需号,不少人在前一天下午就开始排队等待挂号。

      8月27日凌晨4时许,记者来到北京妇产医院,发现门诊一层缴费大厅已经临时改成了挂号大厅。在挂号窗口前,现场已经来了35个人。这些人有的坐在小板凳上,甚至还有的挺着大肚子站在队伍中间。

      家住西坝河的魏女士目前已经怀孕6个月,此次是来妇产医院做复查。据她介绍,为了抢到号源,她和老公晚上12点多就来了。“老公来的时候前面已经排了几个人,他排队,我就在车里半躺着眯了几个小时,现在替他排一会儿。虽然很辛苦,可是没办法,要是今天能挂上号,上午就可以做检查了。”魏女士说。

      “今天产科就放1个号,他们根本排不上。”听到魏女士说话,排在队伍第一个的男子说道,“26日下午我就来了,5点钟挂号大厅一开门就抢到第一个。”

      早上7点整,记者看到挂号处打开窗口,不到1分钟,第一个产科号被排在队伍最前面的男子挂上。这时,负责挂号的医生喊道,“产科的号已经挂完”。记者看到,不少想挂产科的人遗憾离开。

      □发现

      号贩子雇人凌晨排队抢号源

      记者了解发现,虽然第一名男子抢到了号源,却不是帮自己家人挂号的。他挂上号以后,就有一名头戴鸭舌帽的女子带着一名孕妇走上前,这名男子将医保卡和号交给了他们。

      随后,记者以怀孕6周也需要挂号的理由询问这名男子可否帮忙挂号。他指了指刚才跟他说话的戴鸭舌帽女子,“我和她是一伙的,你去找她,我是她雇来负责排队的。我不能直接和你交易。”这名男子告诉记者,他是东北人,在北京有工作,帮人挂号只是一个兼职。

      这时,排在队伍第7位的王先生走过来,他熬夜一宿也没能帮妻子挂上号。“在这儿排队的人都知道他是号贩子,但也都敢怒不敢言。他们来得早,保安早已经把次序做了登记,你根本不敢跟他们争。”王先生有些无奈。

      上述男子听到后笑着说,“排在第二到第四的也都是我们的人。我们挂不挂得上也是靠运气,如果放的号多,我们都能挂上,如果放的号少,像今天就一个,我们的人也是挂不上,白辛苦。”

      自称“医院有人”建档费高至万元

      “你给我钱,我帮你搞定,你是挂号还是建档啊?”看到记者在跟男子说话,鸭舌帽女子凑上来,将记者拉到大厅外,熟练地介绍起业务。

      “网上9月的号源都没有了,现场只放一个号,你能帮我搞定吗?”记者问道。看记者不相信,鸭舌帽女子打开微信,迅速地点击了一个名为“北京各大医院号源信息”的网页给记者看。记者在该网页看到,上面显示各个医院产科每周一到周日医生出诊的信息。

      鸭舌帽女子说,“你看,妇产医院产科今天就一个医生,是不是?你根本就挂不上,你交给姐,明天就能让你看到医生。”

      “你怎么能够搞到号,是买的机器在机器上抢的吗?”见记者不相信,鸭舌帽女子挥一挥手,说道,“我们不搞那一套,我们在医院有人,你放心吧。你可以先把医保卡给我,等你见到医生,做了检查再给我钱都行。”

      “我还是不相信,你说有人,是谁?”记者接着问道。鸭舌帽女子一仰头,“那不能告诉你。”

      随后,记者问鸭舌帽女子建档需要多少费用时,鸭舌帽女子表示,“月份越大,费用越高。你现在怀孕6周,预产期得明年4月左右,连挂号、建档姐收你3000块钱。”

      记者表示费用太高,能不能再便宜一点。鸭舌帽女子随即拿出手机打开微信聊天记录。指着给她转账1万元的名为“王姐”的备注称,“你看,前天我才帮人搞定的,收了1万元。我跟你没多要。”

    分享: